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龙王戒 第二百五十八章 波斯铿锵三人行

发布时间:2020-01-16 18:14:06

龙王戒 第二百五十八章 波斯铿锵三人行

离开大都之前,赵敏给自己定了两个目标:第一,一锅端了中原武林,活捉贾里玉,将他带给自己的那些羞辱,加倍还给他,然后再将他驯服,从此天涯海角都得跟着自己;

第二,被贾里玉活捉,从此缠上他,天涯海角都跟着他。

元朝经历几代,按说快被汉文化熏陶得忘记自己,但血液和骨子里的东西一时半会很难改变,赵敏是蒙古人,天生的直爽豪迈,爱恨比较大胆直白,不像中原女子含蓄温柔。

赵敏被贾里玉生擒几次之后,心里的痛恨值几乎接近峰顶,最可恨的是自己做俘虏的时候,没有得到任何美貌且柔弱女子该有的待遇,他无论在言语上还是在动作上,都表现得极为粗鲁和失礼,令人印象深刻。

赵敏做俘虏的时候,心中痛骂着贾里玉,被救回王府之后,一心念着报仇,成日想法设法地如何陷害贾里玉。

一个铁一般的事实已经摆在眼前,自从和贾里玉结下梁子后,赵敏的生活中处处徘徊着贾里玉的影子。

男女之间的纠葛,不怕恨,就怕不在意。

而且,一旦这份痛恨转为喜欢,这份感情将会如飓风过境一般锐不可当,摧枯拉朽地毁灭一切阻挡在前面的障碍,去到他身边,明明白白地向他坦白,带我走吧。

蒙古人崇敬英雄好汉,而在赵敏所见的英雄好汉中,无疑要推贾里玉为第一,因为自己曾做过他的两次人质。

离开大都前,父王跟我说,这次出兵,无论结果如何,从此都不要再继续管江湖的是非,手里的人马和权力也要一一交出去,开始学着做一个真正的女子,做女子们应该做的那些事情。

赵敏坐在贾里玉的前面,有意无意地向后贴着贾里玉,等会要杀要刮都随他,现在能占点便宜就先占便宜。

女子们应该做的那些事情?贾里玉疑惑。

我也不知道,父王说会派人教我。

郡主足智多谋,被我中原武林视为心腹大患,当初囚禁羞辱中原群雄,更是被当做十恶不赦的妖女,人人得而诛之,拥有这种光辉履历,为何突然要收手呢?

据我所知,父王要将我送进宫,嫁给某个皇子或者某个亲王的世子。

那不是很好吗,以郡主的智谋和红颜祸水的容貌,大可以在皇宫中兴风作浪一番。

你在夸我吗?

是啊。

哈哈,红颜祸水吗?你认为我是红颜祸水?

是啊。

可是每次都输给你,一次都没祸害成你。

我定力比较好。

赵敏转过头,想给贾里玉一个鄙视的眼神,但她突然发现贾里玉的脸就在她身后,这一转头,险些将额头凑上去亲吻了贾里玉的嘴唇。

郡主自重啊。贾里玉往后让了让。

赵敏转过头,满脸扭曲。再豪放的女子终究还是女子啊,而且又没有过恋爱经验,投怀送抱还可以把原因归结到马身上,主动把额头送上去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尤其是他居然还说那样一句话。

赵敏手肘向后挥了一下,但被贾里玉的手挡住,还是不信任自己,有点生气了。

沉默前行。

你要把我带去哪里?

俘虏还有权利问这个吗?带你去哪就去哪。

少林寺?赵敏忽然想到一个可能,适才轻松活跃的心情顿时烟消云散。

郡主果然冰雪聪明。

你要做什么?赵敏其实已经猜到贾里玉的用意。

不过就是故技重施,在少林寺举办一个杀妖女大会,你父王肯定派兵来救,到时候十面埋伏,一打尽。

父王不会中计。赵敏脸色变了。

那也让中原群雄出一口气。

杀我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子出气?

郡主您就甭谦虚了,你说自己是弱女子,可比十个八个男子还要狠毒。

我不明白。

你是十恶不赦的妖女,人人得而诛之。

既然人人得而诛之,你为何不现在就杀了我?

你当初又没囚禁我。

那你放了我。

那不行。

赵敏的心思冷静下来,要跟贾里玉浪迹天涯的想法顿时抛到东海,一旦贾里玉以她做饵,引来父王,后果当真不堪设想。毕竟是拥有宿仇的敌人,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和解?

我并没有羞辱过你,反而接二连三地被你欺辱,而且当初看着你的面子,甚至没有对武当怎样。再说我今后就要罢手江湖事务,你为什么还要和我过不去呢?

因为你是十恶不赦的妖女,人人得而诛之。

贾里玉我讨厌你。

早知道了。

贾里玉我恨你。

好啊。

赵敏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双腿夹着马身,准备跳马,忽而身子一麻,被点中了穴道。

明知道逃不了的啊

赵敏开始哭了。

呜呜~贾里玉你不是个好男人!你不配得到我的喜欢!呜呜~

贾里玉做了一个夸张的表情,微笑着摇头。

我讨厌你我讨厌你我讨厌你

你杀了我吧!

贾里玉你是个懦夫!

然后贾里玉点了她的哑穴,世界顿时清静了。

两人一马在路上奔驰了将近一个时辰,然后来到一座村落,贾里玉翻身下马,拉着赵敏的手臂用一个巧劲,轻轻地撩下马。

大约五日之后,我要去一趟波斯,你如果想跟我一起去,就在这里等我,如果不想去,就自己骑着马回去。

贾里玉说着解开赵敏的穴道,赵敏满脸困惑。

以郡主的智慧,难道会看不出我明教义军很快就会将你们的朝廷逐出中原吗?

赵敏沉默,她身处汝阳王府,父王是负责镇压起义的兵马大元帅,这几个月来,父王夙兴夜寐,但仍旧时时叹息,仿佛已知大势将去。

你要做皇帝?

你看我行不行?

赵敏再次沉默,想了一会,不免心烦意乱:做皇帝有什么好?说着转身进屋。

贾里玉原地呆了一会,想了一下赵敏的问题,没有什么确切的答案,他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又怎么知道做皇帝好不好。

如果白龙足够邪恶,说不定会在他登基的时候将他送回去,或者也有可能在他洞房的时候。

想想就觉得很可怕,然后一惊,为什么会觉得很可怕,明明是个游戏

贾里玉骑马回少林,战事已经结束,朱元璋等人在有序地收拾战场,众人见贾里玉回来,个个停下手中的事情,肃然而立,参见教主。

贾里玉目光掠过众人,最后停在一个文书模样的人身上,正是陈友谅。

小人陈友谅,参见教主。陈友谅有些诚惶诚恐,在这种滔天权势的气氛压迫下,陈友谅再没有当初面对贾里玉侃侃而谈振振有词的勇气。

他现在只有两个目的,一是活下去,一是抓住一切机会立功,成为教主未来黄图霸业中的一小块拼图。

贾里玉挪开目光,看向朱元璋:朱坛主辛苦了。

谢教主,分所应当。

贾里玉点点头,去见杨逍等人,朱元璋望着贾里玉的背影眼神变幻,满脸若有所思,忽然察觉到一道目光在看着自己,转眼看到那个叫做陈友谅的新人,心里咯噔一下,赶紧收敛起所有非分之想。

陈友谅也谦卑地低头见礼。

此人自从加入义军一来,一直安守本分,不显山不露水,但朱元璋看到他的第一眼,心里就不喜欢这个人,他掩饰得再好,装得再像,但眼神中突然露出的那种锋锐难以全部抹除,或者说,他是有意在向自己展示?

朱元璋深知陈友谅和自己是一类人,但他同样清楚陈友谅是韦蝠王的人,也就是教主的人,教主将他这样一个城府不弱于自己的人安排在自己营中是何用意?

光是想想,就不寒而栗。

当今世上,论武功论声望论智谋,甚至论行军打仗,还有谁能是教主的对手?如果他真敢单拉一支义军自立,恐怕不用教主出手,就有人可以将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

最让朱元璋绝望的是,身旁的兄弟,徐达常遇春汤和邓愈等,在背后议论起起义之事,全是口口声声地等教主做了皇帝如何如何,自己根本就是毫无机会。

老老实实地为他打下江山,说不定能做个大将军,过多的非分之想,不过是取死之道。

教主将陈友谅送来,无疑是给自己提醒,再不醒悟,能不能坚持到义军胜利的那一天都难以保证。

因为陈友谅的那一眼,朱元璋终于将缠绕心头多时的难题想清楚,心意坚定,再不胡思乱想,反而一阵莫名的轻松。

贾里玉在和张无忌杨逍等人商讨圣火令的事情。

阳教主遗信中言道,下任教主必得想方设法迎回圣火令,事到如今,此事不能再拖,波斯之行,终究难以避免。

我等愿随教主同去。张无忌杨逍等人齐声道。

贾里玉摇摇头,道:如今义军形势大好,你们不可贸然离去,再说要办成此事,人亦少不亦多,我一人前去,可速去速回。

杨逍道:据闻波斯明教功法奇特,我等皆不知其深浅,如今明教兴亡,乃至天下大势皆系教主一身,如此孤身犯险,属下仍觉不妥。

贾里玉道:我这次去波斯,并非孤身一人,吴旗使!

属下在。

剑铸得如何了?

主,还有三日便可出炉。

嗯。

众人不解,吴劲草道:属下奉教主之令已将屠龙刀和倚天剑重新熔锻,合为一体,再现玄铁剑。

众人恍然,但转念又想到,即便绝世利刃在身,也终是双拳难敌四手。

贾里玉看到众人脸上的犹豫,想了想,转头看向某处,问:要不出来与众人一见?

包括张无忌在内,明教一众高手无不满面茫然。

空荡处毫无回应。

贾里玉颇有些尴尬,道:表示一下吧。

话音一落,突然漫天暗器扑面而来,众人大惊,纷纷闪避或出手格挡,只听铮铮铮之声大作,除贾里玉和张无忌,余者皆被暗器震得手腕微微发麻,待暗器全部散落,众人低头一看,哪里是什么暗器,不过是一地破碎的树叶。

暗处那人以树叶做飞镖,竟然还发出如此强横的劲力,莫非已经达到摘花飞叶,皆能伤人的至高境界?

大伙还有什么疑虑?

众人愣了愣,杨逍带头道:属下恭候教主早日凯旋。

其他人也跟着躬身道:恭候教主凯旋。

三日后,贾里玉带着新鲜出炉的玄铁剑,接了赵敏,和一直暗中保护自己以为没被发现但其实早就露馅的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杨玄琴杨姑娘一起,启程去波斯。

你孤身一人去波斯,就是为了救一个小丫头?

她现在是波斯明教圣女,可不是简单的小丫头。

你带我去,是担心我趁你不在,趁机灭了明教?

带你去,是因为我需要一个随时伺候在左右的小丫鬟。

放肆,我堂堂郡主,你让我做丫鬟。

现在你在我手上,就少摆点郡主的谱吧,免得我一个不高兴,就将你随便丢到什么地方去。

赵敏赔了撇嘴,道:你才不会,你这个人,最喜欢吓唬人。

两人一路西行,贾里玉倒也不敢玩得太放肆,正如那句话所说:有人在盯着你。

这一日晚上,贾里玉和赵敏来到西境一个边陲小镇,两人要了两间上房,各自回房休息,贾里玉刚进入房间关好门,回头就看到杨玄琴坐在椅子上自斟自饮着茶水。

你终于肯现身了吗?贾里玉走到杨玄琴旁边坐下:给我倒一杯。

让你那会伺候人的郡主给你倒。

贾里玉讶异道:不会是吃醋吧?

杨玄琴双眉一轩,端起茶杯泼向贾里玉,贾里玉顺手捏起一只茶杯,将泼过来的茶水一并接住,微微饮了一口,道:多谢。

杨玄琴横了他一眼,又自己倒了一杯。

说起来,刚才只开了两间房,杨姑娘今晚睡在什么地方?

杨玄琴不答,喝了茶,身子一闪,下一刻便坐到床上,玉手一弹,蚊帐落下,将贾里玉隔在外面。

你占了床,让我睡哪里?

杨玄琴不理。

看来我只好去郡主丫鬟房间里将就一晚。贾里玉说着抬步要走,忽然感到身后一阵劲风传来,贾里玉好似背后长了眼睛,身子左摇右晃一番,风一般闪进蚊帐中。

牙床一阵晃动,突然停住,听一个女子道:放开我。

不放。

放开我,呜

诡异的沉默片刻。

我,我会杀了你,唔

再度诡异的沉默片刻。

女子气息已然紊乱:贾里玉,我真的,会杀了你不要,放手!

这时听到一阵噔噔瞪地敲门声,赵敏的声音门外传来:贾里玉,开门!

(ps:救回小昭后就结束这个副本,标题不要想歪,为避免水章节,我基本都是四千字以上的大章,为此,请您投推荐票和支持我,谢谢!)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有哪些医生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预约专家号
安顺中医癫痫病医院
贵阳癫痫医院哪家治疗效果好
深圳治疗妇科病的医院那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