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妻子一月只给三次男子欲离婚每次都留伤痕

发布时间:2019-10-13 03:39:47

妻子一月只“给”三次男子欲离婚:每次都留伤痕

“法官,我坚决要求和她离婚,她太凶狠了......”近日,万源一男子不堪家庭暴力,愤而向法院起诉离婚。该男子称,其妻子不仅蛮横粗暴,更限制正常夫妻“房事”次数,让其苦不堪言。

丈夫哭诉婚姻不幸,夫妻生活每月限制3次

“法官,我坚决要求和她离婚,她太凶狠了。这十多年来,我都一直在忍!最近五年多,我看望自己的母亲,也只敢偷偷地去看过两次,钱都不敢给。”法庭上,丈夫赵晓红边说边流泪。

“她经常不分场合抓打我

,动不动就请娘家哥哥来帮忙收拾我。”赵晓红的情绪越来越激动,不停地抽泣,也不顾及自己的颜面,把夫妻间所有的事都“竹筒倒豆子”全都抖了出来,“就连夫妻间做那些事,也给我限制每月三次,且每次都把身上弄些伤痕……”

妻子讲述生活难,称丈夫有了“婚外情”

赵晓红的妻子王兰面对丈夫在法庭上的哭闹,开始倒不以为然,当叙说到婚姻生活的不幸时,也满含泪水。

据王兰介绍,他们于1997年经人介绍相识结婚,1998年生一儿子,2004年又生次子。2005年,夫妻俩为了挣钱养家,从农村来到万源城内。王兰靠在城里背背篓下苦力,帮别人搬运东西挣钱,直到今年七月因得病才停止劳作;赵晓红靠家庭出资入股一家丧葬服务公司,每月倒也赚得几千元钱。

王兰称,随着日子越过越好,赵晓红竟然有了“婚外情”。“回家就经常找毛病,闹得家庭不和,大儿子就干脆不读书。小儿子读书成绩挺好,我怕这样闹下去,小儿子也不好好学习,整个家就毁了。我不同意离婚。”

夫妻不和,缘因他人挑拨

据了解,王兰在日常生活中,由于文化教养差,对赵晓红的父母照顾较少,稍有不对就出言辱骂。对丈夫缺少应有的关心,丈夫说话做事不满意

,就打骂,不给丈夫留情面。

赵晓红称,他要是反对激烈,王兰就叫身强力壮且曾经劳改过、现在城里居住的哥哥来帮忙。赵晓红本身性格软弱,其舅哥大吼几声,他就不敢声张。

王兰则称,自己干活很累,所以规定正常的夫妻生活每月3次。每次王兰都不是很情愿,所以把赵晓红身上抓些伤口。这对于才三十多岁,身体和精力都很旺盛的赵晓红来说,有些难以接受。

王兰把自己夫妻间的关系,以及对赵晓红的不满向好友讲述。他们给王兰说,赵晓红肯定是因为在城里当老板,有“婚外情”了。王兰信以为真,对丈夫做事更是提防。

今年八月,赵晓红看中了一套房屋,交了2000元定金。回家与王兰商量,王兰坚决不同意,引起抓打,王兰用火钳击打赵晓红。赵晓红见自己的妻子如此凶狠,不堪忍受,用菜刀割伤自己的手腕,王兰见流血不止的丈夫,送医院住院治疗花去近20000元钱。

十月三十日,王兰见丈夫不在家,怀疑他是与其她女人在一起

,打找他。赵晓红说,她与母亲在一起,去医院检查身体。王兰认为在撒谎,里大声辱骂,叫他把耍的女人带来一起去离婚。赵晓红把母亲带着来到法院大门前,王兰见到他们母子,仍然破口大骂。赵晓红觉得在母亲面前受了侮辱,气愤之下与王兰一番抓打。

直到群众拨打了“110”,民警把他们叫在一块,主持进行调解。调解不成功,民警建议夫妻双方冷静对待,到法院起诉。

法官拯救濒临破碎的家

近日,万源市人民法院受理了他们的离婚案件。处理离婚案件经验丰富的苟法官主持进行调解。

法官询问王兰是否眼见赵晓红的“婚外情人”,知不知道其“情人”姓甚名谁,王兰说“听别人说的”。询问赵晓红对其妻子有无其他意见,赵晓红除哭诉婚姻不幸外,还说王兰经常在他和儿子面前称“有人追求了她三年了”。

面对两个务工农民,法官表示,两个儿子都在成长,需要父母的关爱;很多单亲家庭的孩子由于缺少关爱,成为不良青年,走上犯罪道路。

针对夫妻双方对夫妻生活的无知和误解,法官讲解了《婚姻法》规定的夫妻间有忠实的义务,应当在相互理解和珍重的基础上。

法庭上,法官严肃地批评王兰,作为妻子缺少对赵晓红本人及亲人的关心,仗势欺负丈夫;夫妻间应相互信任,不应无端猜疑。

通过法官的耐心调解,打开了这对夫妻的心结,他们终于一起又回到了曾经拥有的家。(文中当事人系化名) (苟良荣陈连波)

原标题:妻子一月只“给”三次男子欲离婚:每次都留伤痕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

作者:

多店铺管理
有赞微商城平台怎样
微信怎么添加小程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