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强击法神 第九十九章 抓捕

发布时间:2020-01-16 19:49:57

强击法神 第九十九章 抓捕

南宫烈得到古烈的命令,看了一眼菲莉丝,转身要走,孟孝儒横跨一步站在通道中央,笑道:“想要知道李小末有没有被噬魂魔附身并不难,我就可以判断。”

古烈眉头一皱:“孟孝儒院长,我必须要提醒你,李小末的身份非常敏感,我还无法相信你的判断,也没有权力将这个任务交给你,如果你有异议,请自行向军方做出请示。”

南宫烈从孟孝儒身边走了过去,“至少从他的行为来看,我有理由怀疑他是噬魂魔。”他脚步一顿,丢下这句话之后大步离去,任谁也能听出他的怒火。

孟孝儒的脸色难看起来,南宫烈竟然一点面子都没给他,当下也“哼”了一声:“我倒想看看你们军方究竟能不能一手遮天。”

南宫烈的脚步停下了,调整了心情之后,这才对孟孝儒道:“您老别生气,我没有针对您的意思,但为了国家,我必须要查李小末。”

柯林“嘿嘿”一阵冷笑:“你让我见识到了你和李战的友情,我该怎么形容?坚不可摧?”

南宫烈握了握拳头:“军人只以国家为重。”当下再不停留。

孟孝儒又“哼”了一声:“只以国家为重?我看是只以权力为重吧?”见古烈看他,将眼一瞪:“看什么?我说的就是你们这些人,不服你把我捉起来。”

古烈气得不轻,张了张口却没说话,干脆也走了。

李小末此时已经到了罗尔庄园,对莫迪他们来说,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

对于他的到来,何光很高兴,亲自为莫迪他们准备了房间疗伤。

李小末让扎比去找弗雷德,自己去了大厅,有些事情他必须要理清楚,同时还得等着南宫烈或者军方的人来找他。

在沙发上坐了很久,他想到了一种可能,当晚巴洛斯伏击失败,可能在第一时间将这个消息通知了内奸,然后内奸散布谣言,诬陷他是噬魂魔,虽然这并不难查清,但调查的过程中,足以让他和军方之间产生更大的矛盾。

巴洛斯想抢他的身体,在皇城之中肯定不易进行,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使用一切手段逼他离开,然后通过他的行踪再一次进行伏击。

他能想到,内奸必定有极大的权力,而且还不止一个,其中一个他已经有了方向,当天和莫迪还有弗兰克同在玫瑰餐厅吃饭的人里,就有一个是内奸。

不过现在莫迪和弗兰克有伤在身,他也不急着问,当务之急是先把军方的气焰打下去,顺便也是为了出口恶气。

“他们开始行动了?”提莫坐在办公桌前问莉娜。

“是的,古烈已经让南宫烈去抓人了。”莉娜答道。

提莫皱着眉头自言自语:“这小子到底哪来的底气,竟敢闹这么大。”

他很快有了决定:“莉娜,调一队内卫到罗尔山庄,无论任何人都不得擅自抓捕昨晚的三个凶案嫌疑人。”

莉娜略一犹豫,问道:“李小末怎么办?”

提莫道:“我相信他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莉娜点了点头,临出去前又问了一句:“如果他知道您在利用他,会不会导致他对您更加不满,从盖尔城回来之后,他已经……”

提莫沉声道:“不该问的不要问,你去吧。”

她急忙住口,转身出去了。

提莫沉默良久,重重叹了口气:“李安邦,你也会赞同我的做法吧,李小末是我见过的最好的苗子,我要让他尽快成长起来,直到有一天,他能够取代你的位置,甚至超越你。

老伙计,我的时间不多了,如果你真的还活着,希望我们还能见上一面吧。”

说到这里突然捂着嘴发出一阵急促的咳嗽,他摊开手掌,满是鲜血,奇怪的是,那血液竟带着诡异的黑色,如一条条虫子般蠕动。

他紧紧握住拳头:“为了岚风,我一定要找到你。”

罗尔庄园外,机动军团的一支百人小队已经到了门口,引得许多人围观,其中就有不少战士学院的学生。

南宫烈骑马进去,身后步伐整齐,李小末迎上前,微眯着双眼打量南宫烈,他在想,南宫烈会不会就是内奸。

“把他拿下。”南宫烈将手一挥,身后几名士兵立刻奔跑过去。

李小末将眼一瞪,喝道:“谁敢动我?”

他自有一股气势,那几名士兵一时不敢上前。

他一指南宫烈:“我倒想听听,你以什么罪名来抓我。”

南宫烈冷笑:“你在城卫军的监牢里做了什么事难道自己不清楚吗?李小末,我抓你不止是这个原因,你最好别跟我装傻。”

李小末道:“因为我是噬魂魔?很好,我正等你这句话。南宫烈,我不妨把话给挑明了,不管是谁,只要让我知道他在背后害我,我一定会让他不得好死。”

说到这里,前世的记忆涌上心头,猛然暴发出一股戾气,喝道:“你们都给我听着,凡是背叛我的人、出卖我的人,除非他在我找到他之前自杀,否则我将会禁锢他的灵魂,让他永世不得超脱。”

须发飞扬之间,伴着他恶毒的诅咒,所有的人都愣住了,便连南宫烈都不例外。

“还敢说你不是噬魂魔?都愣着干什么?把他给我拿下。”南宫烈反应过来,为自己心中的惊恐而感到羞耻,同时也更加愤怒。

他自认天资卓绝,怎么会怕了一个孩子。

“滚开!我自己会走。”李小末瞪了那些士兵一眼,竟无人敢上前。

他自行走到南宫烈面前,冷笑道:“在那个村子里,巴洛斯没能杀死我,他从此以后不会再有机会了,他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我将赐他永世的痛苦。”

他还在试探南宫烈,如果南宫烈真是内奸,必定会有所表现。

然而他失望了,南宫烈除了惊讶之余的蔑视外,根本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他不知道是南宫烈隐藏得太深,还是南宫烈确实不是内奸,但这不重要,他相信自己很快就能找到答案。

长春银屑病医院好吗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路俊超
亳州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内蒙古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三亚治疗白癜风办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