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顶级鉴定专家成了梁山何道士

发布时间:2019-10-13 02:34:55

顶级鉴定专家成了梁山何道士?

在一个叫做“中国400富人榜”的榜单中,华尔森集团总裁谢根荣以资产6.2亿元并列第163名。但在案发之前,至少排榜的机构并不知道他的那些钱都是从银行骗来的吧。而他们行骗的手段并不高明,用散落的玉片自家穿起,制作了两件古董,一件是“金缕玉衣”,一件是“银缕玉衣”;高明之处在于,他们找了并且真的找到了几个货真价实的“顶级鉴定专家”——包括着名历史学家、鉴定家,甚至还有故宫博物院前副院长——进行鉴定,鉴定的结果可不得了,这两件冒牌货价值24亿元!然后,以这几个顶级专家的集体签名为后盾,骗子们导演了巨额贷款诈骗案。  顶级鉴定专家们当时大都已是耄耋老人了,看那则消息,最年轻的也过了古稀之年。姑且不论他们在这起诈骗案中该负什么,如果说他们助纣为虐,肯定是毫不冤枉的。虽然对任何鉴定大家而言,对文物都难免有“走眼”的时候,但那种鉴定对象该是孙悟空与六耳猕猴的区别,如来佛才分得清。这起鉴定则不然,纯粹就是走个“鉴定”的过场。有个专家说:“主要是靠眼睛看,然后一起商量了一下。”另有个专家说:“这个鉴定是比较随便的,算是帮朋友一个忙。”还有一位更加坦白:“就几十分钟。鉴定时没有开柜,大家就在玻璃柜子外面走了一趟看了看。因为隔着玻璃,看时也不方便。”但就是他们这么一随便、一帮忙,导致谢根荣骗贷的钱有5.4768亿余元至今无法归还。顺便提一句,谢根荣案目前二审仍在审理当中,谢本人一审被法院以贷款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  这个在当代发生的故事,很像《水浒传》里的一个桥段,就是宋公明一打东平、两打东昌凯旋之后的情节。梁山在忠义堂上大搞醮筵,结果真的“感天”了,掉下一团火球钻进地里,挖出来一看是石碣,“上面乃是龙章凤篆,蝌蚪之书,人皆不识”。这时有个何道士挺身而出,他认识,且他祖传的看家本领就是“专能辨验天书”。照他的解读

,“前面有天书三十六行,皆是天罡星。背后也有天书七十二行,皆是地煞星。下面注着众义士的姓名”,也就是上天给一百零八位好汉排定了座次。好汉们都没什么文化

,面对石碣排位“俱惊讶不已”,以为“天地之意。物理数定,谁敢违拗”!但是后人笑了,明朝的李卓吾就说:“梁山泊如李逵、武松、鲁智深那一班,都是莽男子汉,不以鬼神之事愚他,如何得他死心塌地?”  这个故事与前面的相似在那里呢?就在那个何道士身上。“顶级鉴定专家”扮演的角色,正是何道士的角色。天降石碣的把戏明明是宋江导演的,但他假惺惺地对何道士说,那些蝌蚪文“唯恐上天见责之言,请勿藏匿,万望尽情剖露,休遗片言”。何道士就跟他共同唱了出双簧。那两件赝品“玉衣”很难识破吗?以“顶级鉴定专家”的才智,恐怕不难,但他们既成为双簧的一方,什么都只有另当别论了。彼时,何道士作为“通天”人物,饶是鬼话,也还是有些信誉可言的;当下,“顶级鉴定专家”的信誉更不待言,很遗憾,他们滥用了自己的信誉

。李卓吾嘲笑说:“既有黄金五十两,人人都是何道士。”当然,打发“顶级鉴定专家”,需要付出“几十万的评估费”。想知道的是,还有多少“顶级鉴定专家”,为了口袋里根本不缺的几个钱,甘愿与何道士之流为伍?还想知道的是,这是他们个人的悲哀,还是我们这个社会的悲哀?

微信小程序开店
微信卖水果怎么样
有赞微商城入驻要求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