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十二五第三批风电项目核准迷茫的风电

发布时间:2019-11-17 23:52:37

“十二五”第三批风电项目核准“迷茫”的风电

风电作为一种清洁能源,尽管当下遭遇弃风限电问题,但仍不改迅猛发展的势头。然而,来势汹汹的背后,风电发展却面临着诸多隐忧。资金短缺,盲目扩建,更新换代等问题让风电的发展仿佛一匹脱缰的野马,风驰电掣却迷失方向,瞻前顾后,左右徘徊,最终陷入了一团迷茫的沼泽。

2872万千瓦风电装机恐难兑现

随着 十二五 第三批风电项目核准计划的发布,三批风电项目核准的总装机容量已超过8000万千瓦。不过,业内专家指出,受弃风限电及贷款难等因素影响,这些核准项目在 十二五 期间能否顺利开工是一大问题。

2012年3月,国家能源局下达 关于印发 十二五 第二批风电项目核准计划的通知 ,拟核准风电项目计划装机容量总计1676万千瓦,去年7月份又在第二批的基础上增补了852万千瓦。此前,国家能源局在2011年下半年发布的 关于 十二五 第一批拟核准风电项目计划安排的通知 中,安排全国拟核准风电项目总计2883万千瓦。因此,三批风电项目核准的总装机容量达到8283万千瓦。

3月19日,国家能源局发布的 关于印发 十二五 第三批风电项目核准计划的通知 下称 通知 显示,列入 十二五 第三批风电核准计划的项目共491个,总装机容量2797万千瓦。此外,安排促进风电并运行和消纳示范项目4个,总装机容量75万千瓦。上述两类项目合计2872万千瓦。而黑龙江、吉林、内蒙古的核准计划另行研究。

相比之前核准的第二批风电项目,这次核准的总装机容量扩容之大令业内感到意外。厦门大学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表示,大幅扩容很大程度上是为了解决中国风电设备产能过剩的问题,另外在目前弃风限电问题较为严重的情况下核准项目,也有出于拉动地方经济的考虑。

我国能源利用结构正在转型,今后会大力发展风电、核电和太阳能,因此风电发展仍不会出现较大减速。 卓创资讯分析师李祾譞认为。

然而,相比大规模核准的装机容量来说,我国新增风电装机容量却连续两年呈现下降趋势。中国风能协会3月13日公布的 2012年中国风电装机容量统计 显示,2012年中国新增风电装机1296万千瓦,同比下降达26.5%。此外,2012年,中国因为弃风限电而损失的电量约200亿千瓦时,占风电总发电量的1/5,为2011年的2倍。

业内人士并不看好这些项目在 十二五 期间的发展。李祾譞表示,距离 十二五 结束还有两年多,国家和企业都不可能在短期内拿出这么多资金开发项目,而且,从银行贷款的难度加大,因此这些项目能否在 十二五 期间开工建设也存在很大的风险。

下一步 圈海 ?

风电 钱 景看好,投资者热情高涨。但由于适合架设风机的山头相对有限,不少投资者把眼光投向海。海上风能资源储量远大于陆地风能,与陆地风力发电场相比,海上风力发电场对环境的影响更小。

沉寂多年的海上风电产业,近期频传喜讯。一场争夺海上风电大餐也正在沿海各省市上演。据报道,福建大唐国际风电开发有限公司的六鳌海上风电场已完成规划编制,已上报国家能源局待批,该海上风电项目计划投入60亿元。

福建大唐 圈海 ,在海上风电领域仅仅只是个开始。上海勘测设计研究院海上风电场设计项目总工程师林毅峰在中国挪威海上风电专题论坛上曾表示,预计今年3月底,上海东海大桥海上风电场二期工程将得到国家能源局的核准。

与此同时,上海、江苏、河北、浙江等沿海城市也纷纷行动,其风电规划已经完成。大连、福建、广西、海南等省份正在完善和制定,初步确定了4300万千瓦的海上风能资源开发潜力,目前已有38个项目、1650万千瓦项目在开展前期工作。

风电发展 十二五 规划提到,到2015年,我国海上风电装机容量将达到500万千瓦,到了2020年底,我国海上风电装机容量将达到3000万千瓦。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早在2010年,国家能源局在江苏组织了4个海上风电特许权项目招标,共计100万千瓦。在今年初召开的全国能源工作会议上,我国再度明确了2013年新增风电装机容量要达到1800万千瓦。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以福建大唐等龙头为代表的企业早已做好了 圈海 准备。在政府描绘的一张海上风电宏伟蓝图面前,海上风电这块扑鼻诱人的大蛋糕瞬间也点燃了沿海城市投资海上风电的热情。与沿海城市对于投资海上风电的高涨情绪相比,海上风电商业运行仍没有实质性的进展。

中创国发产业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张澄宇表示,以江苏省为代表的海上发电产业初现雏形,但技术环节还存在很多瓶颈。政策法规细节不完善、风机产能质量不稳定等因素也一直制约着海上风电的发展。

据了解,大力发展海上风电产业前景广阔,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海上风电成本不仅要比陆地风电成本高,而且海上风险系数较大。与此同时,风电核心技术、核心装备的研发制造能力目前处于薄弱环节,在加上日常维护以及服务体系都未健全等因素是当前海上风电发展遇到的主要挑战。

风电遭遇 退役 难题

就在风电发展前景陷入谜团的同时,风机 退役 难题又成后顾之忧。

中国第一代风电机组建设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20年质保期满,已近退役,但如何处置,既无业界研究,亦无制度安排,更缺应对动力。但在新能源跃进潮中,这不是杞人忧天,而是未雨绸缪。

无论是风电场还是太阳能发电站,风机和太阳能电池组件设备的使用寿命都是20年。中国的新能源产业在2005年前后进入大发展时期,到2012年,风电装机达到6000万千瓦,太阳能装机达到300万千瓦,目前绝大多数的风场和太阳能电站仅仅运行了不到10年。

几乎没有人考虑过20年以后的事,这是当下中国风电和太阳能产业的现实写照。 20年,还早着呢,到时候再说吧。 如果你跟新能源业者讨论这个问题,他们多半会这样说。

但如今,在新疆达坂城,36台破旧斑驳的风电机组缓缓转动,他们建于1991年,从丹麦和荷兰进口,由国电龙源集团负责运营,彼时承担了中国试水风力发电的任务。当时这些风电机组的功率仅300千瓦,不到如今主流1.5兆瓦1兆瓦等于1000千瓦机组的1/5。后续引进的4台450千瓦机组,组成了总装机容量约1万千瓦的新疆达坂城一期风电工程,也拉开了中国风力发电的序幕。据统计,1995年,中国风电装机容量为4万千瓦,按照风电机组寿命20年计算,在今后不到3年时间里,这4万千瓦风电机组将陆续面临寿命到期后何去何从的问题。

如今,36台破旧斑驳的风机已经快要走完全部的寿命,一旦过了20年,坠落、起火、折断等重大事故发生的频率将直线上升,工人们尽可能在对老机组进行抢救,但没有人能保证经过二次、三次抢救的老机组能工作多长时间。

对风电场的运营者来说,这个早期的风场拥有最好的风力资源, 三山夹两盆 的有利地形在如今看来也是稀缺资源。如果将风场废弃,无疑意味着资源的浪费,这是孟宪淦极力反对的,国电龙源集团认为,应该允许经营者继续签约。

对业主来说,用新风机置换旧风机是一个有经济效益的选择。5台300千瓦的老机组如今只需要一台1.5兆瓦的新机组,不仅可以提高近40%的发电量和收入,还能节省维修费用,五台风机节省下来的占地,还能再多装三四台新机组。

但当他们为这个 以大代小 的方案付诸行动时才发现,为中国最早一批风场的命运奔走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最大的问题在于,这是一个全新的问题,涉及的风电装机量小,各个部门都不知如何处理,也没有精力来处理这个 非主要矛盾 。

政府部门一个一个地去沟通,声音很小,势单力薄,探索起来难度很大。 龙源电力一位内部人士透露,其中涉及的程序非常繁琐,新疆发改委需要重新论证、立项、备案;电监会需要重新核发业务许可证;电公司需要重新计算结算电量,还涉及国家能源局。

行业第一个问题正好被我们遇上了,我们也希望能探索一条路,为未来越来越多的退役项目做示范。 龙源内部人士说,但至今仍没有一个很好的解决办法。

电价不决 资金难筹

风机更新换代的主要症结是资金短缺,而支持风电运营的主要经济来源是电价。电价不决,资金难筹。

问题在于当时电价和现在电价批复方式不同,补贴方式也不同。风机进行更新换代后,发电量增加则意味着补贴增加,多出的发电量应该如何补贴?资金是从国家可再生能源基金里出,还是新疆当地的电力公司出,没有答案。

2013年1月26日,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梁志鹏在 风能新春茶话会 上透露,国家能源局已经开始关注风电机组的以大代小、以旧换新政策。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高虎说,作为政策研究者,上世纪90年代都还没有接触过风电行业,中国早期的风电场多是国外援助建设,且电价都是一事一议,对这些历史问题的梳理,需要花时间研究。

多位风电行业专家均表示对这一问题 有兴趣,但没有研究 。中国风能协会秘书长秦海岩说,按照如今风电装机6000万千瓦计算,2005年以前中国的风电装机仅126万千瓦,只及现在装机容量的2%,并非当下中国风电的主要矛盾。但作为政策制定者,应该具有前瞻性,毕竟到2020年,老旧机组的退役问题将变得非常普遍。

在国电龙源公司内部,实际上对是否要进行更新换代的探讨也存在不同声音。龙源集团总部的一位高层表示,从总公司的角度,如果花同样的人力物力,总公司宁愿去申请新项目,而不是在老项目上耗费精力,至少新项目能为公司带来总装机容量的提升,属于开疆拓土。并且,跟燃煤机组不同,现在国家能源局也没有要求服役期满的老项目必须退役的规定。

能源与环境的矛盾激发了我国能源利用结构的转型,风电作为清洁能源的一种势必大展宏图。然而,风电如何跳出乱象丛生的发展模式拨开迷雾见太阳还需要各界深刻地思考。

玄幻
软装搭配
白羊座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