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绝世剑魔 第一百六十五章 以何为名

发布时间:2020-01-16 16:53:16

绝世剑魔 第一百六十五章 以何为名

进来的是一个同尘峰的内院的女弟子,进来看到满地的尸体,还有坐在墙边,脸上全是血的玉冰尘,吓得腿软差点没坐在地上。

“什么事,慌慌张张的?”玉冰尘又恢复了一个院主该有的威严,从容的站起身,出声问道。

那女弟子缓了缓神,道:“乘雾峰的柳院主来了,已经在客来苑等候了,说是有要紧的事找院主商量。”

“他来干什么?”玉冰尘面露狐疑之色。

“柳院主!那不就是柳上玄!”江余听到这个,心头一震,之前他几乎已经快把这个人给忘了。现在仔细想想,那天他和白毅一同的时候,他曾说要自己的眼睛。

“莫非这家伙知道我有破玄之曈。”江余忽然意识到一件重要的事,所谓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似柳上玄这种暗地里算计的人,才最为恐怖。

“我要想办法把他给灭了。”江余心说与其等着柳上玄找上自己,不如自己想办法先把他干掉。

“告诉他,我等等就到。”玉冰尘说道。听到这话那女弟子慌里慌张的出去了。对这女弟子而言,今天的玉冰尘似乎和往日不同,没那么多妩媚之气,反而多了几分淡定平和,这样的玉冰尘反而更恐怖。

眼看着那女弟子出去了,江余走到玉冰尘的面前,一伸手,道:“把我的东西还来。”江余被捉,如意袋自然也就被玉冰尘给拿了去,东西也都在她那里。

听到江余说这话,玉冰尘妩媚一笑,道:“好啊,东西就在这里。”玉冰尘指着自己的腰间,娇媚的说道:“可是你刚才折磨的人家一点力气都没,人家没力气拿给你,你自己拿啊。”

玉冰尘忽然换了嘴脸,江余一下好不适应,见他尴尬,玉冰尘笑的更妩媚了,道:“当然了,这里也没其他的人,你要是想做什么,人家也没办法反抗你。”说完这话,玉冰尘靠近了江余一些,檀口微张,在江余耳侧轻轻的吹了口气。

江余年轻力壮,血气方刚的,还从来见过有女人如此这般和他主动亲近,若说没有一点动心,那是假的。但最终还是理智战胜了欲望,正打算说什么的时候,忽然就见一阵红烟,一个红衣女子落在地上,指着那玉冰尘道:“贱人,太不要脸了!”

说话的,正是剑灵。她其实也才苏醒过来,眼看着玉冰尘勾引江余,她感受到江余心跳加速,害怕江余受了诱惑,便跳出来,直接喝骂。

玉冰尘其实只是想调戏江余一番,要看他的窘态。并没有真的委身给他的意思,而那剑灵出现后,她第一时间就意识到了这红衣女子来历不凡,看他额头也有主仆印记,心中便明白了几分。

“她是剑灵!”

剑灵是什么概念,修为越高的人便越懂,可在明玉坛之中,似巫炼那样的用剑高人,一样也没有剑灵。玉冰尘意识到那红衣女子是剑灵后,偷眼看看江余,心说这家伙真是个非凡之辈。

被人骂了,玉冰尘当然不会忍着,笑吟吟的看着那个站在江余身边的那个少女,道:“小妹妹,大人的事你不懂。你也不要管哦,否则主人可是会生气的。”

“小……我可比你大多了!再说你也不配叫他主人!”剑灵几乎要气的炸毛了。

玉冰尘听闻这话,微微一叹,而后摇头做出很烦恼的样子。她虽然什么都不说,但剑灵就已经气的不行了。

见到这种情况,江余冷声道:“够了!”说完这话,不由分说,来到玉冰尘身边,直接在她腰间,将那如意袋给拿了回来。

“哼,真粗暴。”玉冰尘白了江余一眼,媚气十足。

“狐狸精!”剑灵在旁边恨恨的骂道。

江余拿回自己的东西后,对玉冰尘道:“我有事情要你帮忙。”

“好啊,可是以什么名义呢?”玉冰尘笑吟吟的说道。

“什么什么名义?”江余不解玉冰尘搞什么鬼。

玉冰尘微笑着道:“你让我帮你的忙,可以啊,但是你和我算是朋友么?差一点就是仇敌了,当然不是朋友。算是同门么,也不算,你都叛出去了。至于最后么,算是主仆么?好像也不是,刚才你不是说过么,各走各的路,你都不要我了,干嘛还要我帮你?”

听到这话,江余头上一阵黑线,心说这个女人好难缠。可就在这时,那玉冰尘话风竟然又是一转,道:“不过就算主人不要我,我也可以为主人驱策一次,说吧,有什么让冰尘做的。”玉冰尘其实并非是完全屈服于江余,她其实很好奇的是,江余究竟想干什么,竟然会希望她帮忙。

“帮我留住柳上玄。”江余道。

江余的意思,自然是暂时先不离开同尘峰,想办法把柳上玄在这里解决掉,才是上策。若柳上玄返回乘雾峰,那自己想杀他,就势比登天了。

“留住他?”玉冰尘美目微阖,江余的要求,出乎她所料,如果说来的是白毅,玉冰尘完全可以理解,可是她印象中,江余和柳上玄可以说是毫无交集,江余怎么忽然就把矛头对准他了呢。

看到江余点头确认了一下后,玉冰尘笑吟吟的道:“难不成你还想杀他?“

“不行么?”江余反问道。

玉冰尘拿出手帕和镜子,轻轻的擦拭着脸上的血迹,道:“我可要提醒你,在明玉坛之中,除了枯灯老人那个老不死的,还有巫炼那个御剑狂人之外,就数他修为最高了,我尚且不是他的对手,你挑战他,是于心不忍了么?”

“什么于心不忍?”江余问道。

玉冰尘咯咯一笑,道:“不懂怜香惜玉,把美人硬生生的变成仆人。后悔自杀呗。“

江余懒得和她斗嘴,道:“你只要帮我拖住他,我自有办法。”

听到江余这般说了,玉冰尘飘飘万福,笑吟吟的应道:“遵主人令,”说完这话,看看对面那已经气鼓鼓的剑灵,微微一笑后,轻轻伸了个懒腰。娇媚的对江余道:“我要回去换一套衣服,再洗一下,主人要不要来帮我?”

“你快去吧!”江余像是赶瘟神一样,将玉冰尘赶走。

玉冰尘咯咯笑着走了,她刚走,剑灵就站到了江余的面前,道:“你绝对不能让她认你为主,要是那样的话,我我我……”剑灵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江余走到她面前,手拍在她头上,什么也没说。那剑灵见此,侧目看向一边。江余想起了什么,道:“之前她和我说的话你听到了?”

“哪一段?”剑灵纳闷道。

“关于救若雪的方法。”江余道。剑灵点了点头。

“那她说的对么?”江余当然不会单方面就真的信了凌若雪,自然要问问身为剑灵的玉珥。

剑灵想了想,道:“差不多对吧,剑灵想要附体,目标必须自己同意,或者已经濒死了。”

“那就是说,你的那个妹妹,每次附体的人,实际上都是濒死的人,可她又离不开那个塔,要附体何用呢?”江余有些纳闷的问道。

剑灵默然半晌儿,才道:“她是在续命,若无附体,她会神形俱散。

“续命?剑灵不是混世之灵么,混世之灵不是拥有永久的寿命么?”江余讶异道。

剑灵道:“有主人的,方才是剑灵,无主人的,和孤魂野鬼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当年伯陵大神给了她赦灵天咒的同时,还给了他千年的寿命,为得就是给她足够的时间,去寻找下一个主人。可她并没有在时限之中找到下一个主人,所以她需要不断的换附体的人,来延长自己的存在。”

“她为何不寻下一个主人呢?”江余问道。

剑灵看着江余眼睛道:“不是每个人,都有能力使用赦灵天咒的,即便有这个能力,也未必有这个胸襟。她如果不小心选错了主人,那就只能陪主人永世长眠。她开始选择了背弃,就注定了要走这样路。”说完这些,剑灵低声自语,江余却听的真切。那剑灵自言自语的是:“该死,我早该想到的。”

“人有贪生之念,也属平常。”江余随口说道。说完这话,他忽然心中一震,心说自己光想着杀柳上玄,却没想过,柳上玄是为了什么来到这同尘峰的。

虽然说江余对内院的事情了解的不多,但有一点他是清楚的,那就是玉冰尘在内院之中,很不受欢迎,准确的说,是其他内院都不愿意和她来往。回想刚才玉冰尘听到柳上玄来访,也是觉得奇怪的样子,便说明柳上玄来访,不是和玉冰尘约好的。

“难道是为了我而来?”江余思来想去,只有这么一个结果,同尘峰未必是铁板一块,如果柳上玄有心留意的话,相信知道自己被玉冰尘所擒,不是什么难事。江余更担心的一件事是,他害怕柳上玄和玉冰尘联手,如果他现在就相信玉冰尘,那就是地地道道的大傻瓜。江余思索之时,发觉密室之中,有几件叠好的同尘峰内门弟子的服饰堆在一个半开着门的柜子里。他心头一动,有了主意。

黑龙江盛京医院需要预约吗
上海中大医院张禾
滨州市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怀化治疗阳痿医院
辽宁治疗龟头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